|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品读» 正文
 
 

秦风 我家有棵大桐树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30 22:23:24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文化艺术中心


摘要:我家老屋门前曾经长着一棵大桐树。树干高约十几米,两人手牵手才能抱住它。常有路人仰头一看:“哇!好大的一棵树!”

我家老屋门前曾经长着一棵大桐树。树干高约十几米,两人手牵手才能抱住它。常有路人仰头一看:“哇!好大的一棵树!”

 

每年春天,大桐树的枝枝杆杆上开满了淡淡红、淡淡白的花,整个树冠像天边的一抹紫色祥云,摇曳在暖洋洋的春风里,也让我那破旧的农家小院家门楣生辉。清晨背着书包开门,但见满地飘落的桐树花,那时候一把水果糖都是孩子们的奢侈品,我拾起桐树花、拨开花蒂,忘情地吮吸花心那一缕淡淡的香甜,初升的太阳看到我贪婪的样子,也笑红了脸……

 

夏天花期已过,硕大的树叶让我们好几家院子和门前的街道荫凉清爽,常常是端着大海碗的大叔、大嫂们吃饭、聊天的好地方,大到国家政策、小到家长里短,一天到晚热热闹闹的。月上柳稍头的时候,胡子里长满故事的本家大爷,还摇着扇子、绘声绘色地讲梁红玉击鼓战金山、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夜已经很深了,小屁孩还缠着他“再讲一个、再讲一个嘛……”

蹬着三轮车的菜贩子来到大桐树下,也要歇歇脚、用草帽扇着凉吆喝“谁要韭菜、黄瓜,韭菜、黄瓜来了……”

 

悠长苍老的声音,久久飘荡在弯弯曲曲的街巷里,不大一会儿,一群妇女们叽叽喳喳地围上来,一阵激烈的讨价还价后各得其所。老菜贩喝过母亲端来的一大瓢水后说他还会算命。然后,抬头端详一番我家这棵巍峨高大、枝繁叶茂的大桐树,煞有介事地说开了“……有道是家有梧桐树、招来金凤凰。而且宅地坐北向南占尽风水,你家的脉气可旺哩……”

 

一席话说得母亲乐上好几天。周围的妇女们纷纷让他算命,老人乐此不疲,每天的生意相当的看好。

大桐树比我大一岁,在过去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中,一直就这么茁壮成长着。老根暴出地面如龙盘虎踞,虬枝嶙峋的树枝上,新叶尽舒绿意,向苍穹展示强劲的生命力。

 

每次出远门前,我久久端详着这棵伴我长大的大桐树,默默的向它道别:“老朋友,明年见!”树叶间发出“沙沙”的回应……

 

在外几年后回家,家乡的果园、苗木已形成规模型产业,村里的土坯房全变成了两层小洋楼。老态龙钟的本家大爷领着养老金,每天在门前一边晒太阳,一边向曾孙子们讲他那永远讲不完的故事;儿子在城里挣钱买了房,蹬三轮车收废品的花嫂,也高高兴兴的带孙子去了。

 

人们闲谈时还夸老菜贩子算命算得准,大家都是好命,就连他自己也不例外。女儿农科院毕业后,带领全村人经营起无公害大棚菜来,他再也无需走街串巷的叫卖了,每天接送完孙子,就和老伙伴们下下棋、打打牌。

最可惜的是前年冬天建文明村,政府出资打水泥路面时,我家那棵大桐树就在街道拓宽的规划线内……

 

没有了大桐树,花团锦簇、杨柳依依的门前冷清了许多,偶尔有邻居出门,打开车窗、招呼一声,就匆匆鸣笛而去。有点物是人非的落寞,就怀念起曾经的那份热闹和喧嚣。

 

有位哲人说过,在一个地方失去的东西,会在更多的地方找到。从健身广场的舞曲和乡村戏曲达人秀现场,我看到了一个更加富足、和谐的家乡。

 

岁月匆匆,不觉间,大桐树在我心里又长了一岁……

       (作者  秦风)

秦风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1967年出生于陕西周至县。自幼喜欢文字,作品散见于《航空画报》、《散文风》、《长城文艺》、《演讲与口才》、《纳税人报》、《中国安全生产报》、《陕西工人报》、《银川日报》等报刊。曾获得山西经济广播电台二等奖、河北省散文学会年度优秀奖、《燕赵文学》杂志社和王氏剪纸散文赛优秀奖、河北省“网聚正能量”征文大赛二等奖、《七夕鹊桥镇,鹊桥汇》征文赛优秀奖彰、“美丽吐鲁番”征文大赛优秀奖。

 

                                                                                                                                                                                                                                 编辑  清泉

 
 
[ ]  [ 告诉好友]  [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