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要闻 > 深度文艺» 正文
 
 

张国强:腹有诗书气自华——读退伍老兵张炳吉散文集“三路”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5-02 12:24:38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文化艺术中心


摘要:腹有诗书气自华——读退伍老兵张炳吉散文集“三路”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生活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鸟儿没有翅膀。在今年的4月23日世界读书日这天,我收到了张先生从河北省寄来散文集“三路”即《乡关路远》《路在门外》《一路风情》。这三本文散文集都是由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李延青先生作序,其中《关路远》和《路在门外》是河北省散文学会副会长、秘书长梁剑章先生跋文。

 散文贵在真情自然流露,一篇好的散文是“情”的艺术,更是“真”的艺术。散文只有具备了“情”这一要素,才能感染读者,使读者获取审美震撼、才能与读者达成心灵契合,散文的审美价值才会大大提升。读张先生的《乡关路远》,给我们最深的感受是一个“情”字,在这部散文集里,无论是记录童年往事的“故园风物”还是他“走笔悟道”“山水印记” 如他自己所说:“一到春暖花开、阳光朗朗的季节,我总喜欢回到自己生长的故园小住,望一望屋檐下的燕子窝,逗一逗梨花上的小蝴蝶,听一听叽叽喳喳的麻雀叫,品一品慢条斯理的蛐蛐鸣。回到祖居的家园,故乡那分特有的宁静,那分恬淡,那分韵味,如同一股清澈的瀑水从头到顶冷冷浇下,把自己在都市里沾满尘埃的身心荡涤得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记得著名诗人席慕蓉有过这样的一首诗: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离别后/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他的这种恋乡情结发自于内心,倾诉于笔端,让读者认识了这样一位优秀的作者。他在《家门》里写道:“其实,不管你仕途亨通还是财源滚滚,不管你落魄失意还是穷困潦倒,家门,对你永远是敞开的;你得志时,他与你共享成功的喜悦;你失意时,他有为你疗疾抚伤……”《采风网》副总编王浩老师给予了高度的总结和评价:“他的家乡在河北赞皇,老家那斑驳的老墙,清澈的溪流,褐色的山脉,构成了他散文创作的壮阔背景,形成了他创作的内驱力。读这本散文集,你会发现张炳吉先生是非常热爱家乡的人,无论是他在越南战场的猫耳洞,还是在政府机关部门,他对故土情感不但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淡、消失,而是越发醇厚起来。家乡的习俗和文化是张炳吉艺术创作的源头和母体,他从源头出发,攀升到艺术的高地,反映了他艺术创作的心路历程,也让我们读懂了他热爱故乡、留恋故土的温度和厚度。故乡是人生的出发点和归宿地。一个心里怀有故乡的人,是一个有"根"的人,一个历经风雨沧桑尚能保持童稚之心的人,是一个心地干净的人。

 散文贵在一个"真"字,这个"真"不仅是生活的真实,更是作者在世俗烟火中捕捉到的人类的情感共鸣,是人性情的本真。”乡关路远不曾忘,故园依旧影憧憧。离乡多年,无论是为官为文,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从农村走出,更没有忘记一名普通劳动者的本色,那片生他养他的一方水土使他懂得了感恩与回报。他的写作是来源于他的生活,源于他的观察、体会和思考,他的文笔淡定、匠心独具,他的文笔抓住的都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那份发自内心的情感表白,不做作,不夸张,更不矫情。河北省散文学会副会长、秘书长梁剑章先生为这本书作跋如是写道:“炳吉的散文语言带着某种程度的犀利,这也许和他当兵的经历有关,他上过老山,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荣立过三等战功,那种打起仗来军令如山的习惯,形成了他的为文的秉直爽快。文如其人……独特视角的哲理思考是他散文明显特点,他的散文不是简单地描述过程,倾诉情感,而是强调思考,强调哲理,强调从原生态中提炼出浓郁的香汁……”也正如作家自己在《乡关路远》后记所总结的那样:“我之所以感到‘乡关路远’,是因为眼前的故乡早已不是我童年的故乡,重温那份乡情和亲情,如要飞越重重关隘,满目渺茫。我常常痛楚地感到,儿时的故乡对我来说已是只可忆、只可写而不可即的彼岸了。故乡对于作家来说犹如身上的胎记,不管你想不想它,摸不摸它,它永远长在你的屁股上……过去我休假总是跑到山青水秀的风景区,如今休假我则回老家。一回到老家我总希望多住些日子,可是又不能多住,住的时间稍长村里人就私下议论:‘这小子在外头犯事了被开回了?’”谁说铁血男儿的心是坚硬的,在这里我们看到不光拥有坚韧品质和雷厉风行的作风,也看到先生比常人更多的侠骨柔情和铁血丹心,更多的是让人看后忍俊不住的幽默文字!

 精美的散文好比一杯清茶,很淡很淡,然而当你以一种特有的心情去品尝时,你会发现越品越香。精美的散文有时不是读它,而是靠读者去细细品味。如果说张炳吉先生2009年出版的《乡关路远》散文集用一个来概括的话,那就是“情”字;那么时隔三年后他的《路在门外》这本散文集是通过一个个灵动的故事,为我们艺术揭示了一个“理”字,人们常说:“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其实,“理”的结构告诉我们:“理”左“王”右“田” 、“土” ,意为在自己的一亩三分田里成为“王”,就不愁没有话语权。

 张炳吉先生的《路在门外》在这些普普通通的故事下面却埋藏着很多令人唏嘘、赞叹的哲理和感悟,是先生对于哲学的嗜好,一方面来源于他学习的是这个专业,河北大学哲学系四年的大学生涯,奠定了他扎实的哲学功底;另一方面是他对自己经历的深度思考,善于从哲学的角度去观察问题、分析问题、解剖问题。作者写这本书是由于在单位食堂吃饭听到同事一句:“食堂的饭简直没法吃了——十年一个味!”的抱怨话而受到启迪一改过去那种深情、眷恋,怀念、疏放的风格,削减对场景的描写、情感的抒发,重点放在哲理的体现。例如《敢摸才能摸到鱼》《缺一点》《泔水缸里的馒头》《“赞杨”之名》《寻找支点》等文章,用他的话说:“哲学理论不在哲学家头脑里、不在哲学系的教科书里,不在大学课堂里,而是在普通人的吃喝拉撒睡里,在老百姓的油盐酱醋里,在乡音俚俗里。”这本散文集里,虽然文章篇幅短小,然而在有限的文字中却蕴含了丰富的艺术技巧和思想意蕴,展现给读者一种美丽而深邃的意境,表现了张先生关于人生的现实与哲学的深沉思考。

 很多人在事业成功时往往把酒相庆,山呼“胜利”,早把竞争对手因失败而生的怨恨搁置脑后,而他作为一名退伍老兵,引用我军抢占敌人企图占领阵地后遭敌人的炮击、给我军造成伤亡惨痛的教训,作家通过对军校战术教官的“胜利危险论”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并从相反的角度指出:成功的时候往往是最危险的时候!他写道:“不论是一个阵地,还是一个职位、一笔生意、一笔金钱、一项名誉、或者是一个别的好东西,由于只有一个,你得到了,你的竞争对手必然得不到;得不到时,倘若他是个有度量、肯谦让的‘君子’也就偃旗息鼓了;倘若他是个小肚鸡肠的主儿,是一个志在必得,‘我得不到你也要不成’的主儿,那就要格外小心他、防他的‘炮’了” 著名作家刘白羽说过:“散文就像每朵浪花都属于大海,每一点艺术创造,都是作者的血水浇灌的鲜花,你的作品就是你生命的烙痕,无论多少,只有如此,才是你的艺术创造。”作者把河北丰厚的文化历史积淀同自己的文学追求联系在一起,才有了赞山行“山路”散文集《乡关路远》《路在门外》《一路风情》的美文佳作。其实《路在门外》的一个个故事正如河北省散文学会副会长、秘书长梁剑章先生所说:“作者从不同的角度诠释了一个道理,做人要有信仰,不可虚度年华;做事要明明白白,堂堂正正;为农种好田,为工者务好农,为官者做好官,这就是作者精心创作的内质所在。”用作者自己的话说:“人,知道自己‘缺一点’,就有了自知之明,就有了谦虚之心和戒躁之意,为人处世就不会翘尾巴,知道自己 ‘缺一点’,就会注意修身、省身,见贤思齐,活到老学到老,不断提升自我。遗憾的是有人不知道自己‘缺一点’,头脑里唯我独尊,狂妄自大,老子天下第一;行为上张牙舞爪,排斥异己,最后反倒自己害了自己。”先生的《缺一点》文章给我们这些文学爱好者再次敲响了人生的警钟,时刻提醒我们比别人“缺一点”!

 看张先生最新出的散文集《一路风情》,但凡好的一篇文章讲究的是七分采访三分写作。由此是我想到一个“采”,《一路风情》收录到书中的有关海南的6篇散文是他两去海南,行程万里、客居百日写成的;有关武当山的散文也是他在那里采风7天的成果;为了写好《小姨的天主堂》文章,他不辞劳苦、不远万里跑了5次正定、2次天津终于2000多字的这篇纪实性散文。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李延青先生如此评价:“随手开卷,我们看到的并非只是风花雪月,并非只是青山绿水、鸟语花香。《一路风情》可谓“三有”之作,品之不忍释手,释手难以忘怀。所谓“三有”,乃一有叙述、二有艺术、三有哲理。叙述,是文章的主体,凡文皆有叙述,但本书的叙述总是那样诱人;艺术,即用艺术的表现手法、艺术的语言、艺术的技巧去叙述,去表达;哲理,即通过叙述引申出一些形而上的东西,包括感悟、规律、范畴等,让人读后点头称赞、回味悠长。”他的写作灵感而发,具有文学性,科学性。他不是为了游山玩水或寻求刺激,而是有着多重严肃目的,《游走鄂西》《我要去欧洲》《小姨的天主堂》等文章所涉及的自然风光,人文历史、科学知识、宗教文化比比皆是。例如《在意大利拍照》巴洛克式建筑巨匠贝尼尼设计的喷水池;法国、英国的老式咖啡馆;罗马斗兽场遗址等细节描写,作者在抒发自己的感慨时实际上是饱含深情的,从而使文章在平和散淡的外表下涌动着强烈的主题情感。有了“情”作为基础,文章的“理”便显得格外厚重踏实而且具有说服力,让人不觉得单薄。此外,先生的散文结构不拘一格,随意自然,像潺潺的小溪一样率真流淌,显得真实而本原,真可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一点对于散文创作来说尤为重要,它符合了散文文体对于创作者必须抒发“真性情、真感受”的要求,从而使文章的艺术水准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品读先生的赞山行“三路”散文,给人总体印象是冲淡有味,甘馨怡人作品灵性的闪动, 风神坦荡,有隔山打牛的机智幽默,有旁征博引的大雅大俗,其深厚的功底和独立的人文品格使作品没有钦定的造型,但独领一方风景。品读先生的散文是一种美的享受。这种享受,只有走进他的散文世界,透视他灵动的散文心灵,才能真正体悟到!


张国强,70后、陕西商洛人。《意不尽网》特邀媒体人.《采风网》会员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市场报>>、《经济日报·旅游中国报》、《台湾好报》、《北京青年报》、《中国传媒新闻网》《中国法制西部网》、《陕西法制网》、《西安商报》、《西部艺术网》、《商洛日报》、《三秦电视报商洛版》、《采风网》等报刊网站刊发转载!

编辑:洪一

 
 
[ ]  [ 告诉好友]  [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