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之旅» 正文
 
 

刘墨:318国道上的春风(图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4-08 23:36:22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文化艺术中心


摘要:318国道大概是所有国道中最有名的一条。我从许多散文作家的笔下读到过它,从许多摄影家的镜头下看到过它,所以我在三月之末踏上318国道,并非毫无原由,因为它一直在我的心中。318国道是从上海人民广场起,一直到西藏樟木镇,长达5000多公里。但是,它并不是一条简单的跨省公路,它是中国乃至世界上的一条美景高度集中的景观长廊:从海平面的长江口到世界屋脊的珠穆朗玛峰,从盆地到平原,从丘陵到高山乃至极高山,从淡水湖到咸水湖;从雨林到灌丛、草原、荒漠……几乎无所不包,在这一路上,优美与壮丽同在,优雅与粗犷并存。

按:318国道大概是所有国道中最有名的一条。

我从许多散文作家的笔下读到过它,从许多摄影家的镜头下看到过它,所以我在三月之末踏上318国道,并非毫无原由,因为它一直在我的心中。

318国道是从上海人民广场起,一直到西藏樟木镇,长达5000多公里。但是,它并不是一条简单的跨省公路,它是中国乃至世界上的一条美景高度集中的景观长廊:从海平面的长江口到世界屋脊的珠穆朗玛峰,从盆地到平原,从丘陵到高山乃至极高山,从淡水湖到咸水湖;从雨林到灌丛、草原、荒漠……几乎无所不包,在这一路上,优美与壮丽同在,优雅与粗犷并存。

如果从人文角度而言,这条路更是人文的巡礼和历史的隧道:从浙江河姆渡7000年前的水稻到昌都卡诺遗址的小米;从良渚文化的玉器到三星堆的铜器;从苏州周庄同里的小桥流水到丹巴的碉楼藏寨,从唐蕃古道到藏彝大走廊……这条路几乎包含了东西汉藏、南北羌彝,多元一体,岂是虚言!

318国道沿着北纬30度线前行,那些举世闻名的伟大景观,要么在道路的两旁,要么在道路的南北不出200公里的范围内:人们可能意想不到的是,不仅长江口、太湖、黄山、庐山、鄱阳湖、洞庭湖、九华山、天柱山、神农架、三峡、恩施、长阳清江画廊、张家界、武陵源、黄龙洞、峨眉山、牛背山……这些我们比较熟悉的景观是沿着318国道展开的,再向西,高原特征明显的雪山冰川也沿此线开始频频出现:贡嘎山、海螺沟千米大冰瀑、折多山、稻城三大雪峰--仙乃日、央迈勇与夏诺多吉、东达山也无不出现在这条线上。

拉萨,并不是318国道的终点,却是我们此次踏春之行的终点。

     我们建了一个群,我把这个群的名称修改为“追随春风的脚步”。

325

从昨天晚上,从四面八方来的朋友就陆续在成都集合。

我下午在细雨中转了成都的大慈寺,一进门,茶花和曼陀罗开得极其惊艳。这里是玄奘出家的地方,寺院周围建起了商业中心太古里,几乎是成都最为繁华的地方了。

    不过,大慈寺并未被淹没,它仿如繁华中的一眼清泉,仍然延续着千年的香火。

 

 

 大慈寺光影

 

        晨八点,开始出发,这一路,我们将沿着318国道前行,预计在41号到拉萨。   

我是20号先到普陀山参加一个活动后,再到夹江参加一个评选活动,然后踏上征程的。也就是说,我此次的旅行,是以普陀山开始,而以布达拉宫结束——“普陀”Potala或者“布达拉”Potalaka,都是观音菩萨住的山的意思。 

2007年秋天我到拉萨,飞机上,我梦见布达拉宫变成了一头巨大无比的白象,悠闲的在布达拉宫广场上散步。 

第二次去藏地色达,也是从成都开车,梦见飞天——在悬崖最危险的那一面,飞天扶着车随行。

 现在想来,真是不可思议!

而我也相信,此次入藏之行,一切皆会如意! 

 

325

路过马尔康,雪山因为昨天夜里下过雪,更显洁白。

梭磨河的河水,滔滔不绝。

我一直望着窗外,自言自语:心中的喜悦或者忧愁,随着碧玉一样的河水,缓缓地流,缓缓地流。 

这里还是冬夏之交,忽尔凉,忽尔热。

马尔康,意为“火苗旺盛的地方”。

我因为曾经去过大藏寺,因而两次在马尔康休息。

梭磨河的两岸,都是密林,如果有雪下来,一如仙境。但现在在修汶川到马尔康的汶马高速公路,山上许多树木都被砍伐了,看到那些枯枝烂叶,心里实在有些可惜。高速公路固然提高了车子的速度,但那蜿蜒的山路风光,也就被忽略了。

晚上八点多,到金川县入住。

1746-1776年,乾隆皇帝曾经历时29年对金川发动征战,战争极其惨烈,地图上看起来的“弹丸之地”,却先后投入了60万兵力,先后死亡一万多人,耗银一亿多两。乾隆甚至以贻误军机处死了川陕总督张广泗以及讷亲、阿尔泰、温福四位大将。

此次战役虽然并未扩大领土,但是边疆地区却稳定下来,茶马古道亦一直畅通无阻。 

因而,纪晓岚曾经谏乾隆罢兵,乾隆怒道:你懂个屁!

 

 金川旧影

 

此日睡得极晚,凌晨时,我还在看一个叫曾缄的人。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这首诗很美,大家知道它是仓央嘉措的,但知道译者吗?

译者叫曾缄,昨天在和滞冬兄聊天时,还提到他。

曾缄是四川叙永人,生于1892年,1917年北京大学毕业,老师是黄侃。北大毕业后到蒙藏委员会任职,仓央嘉措的诗就是他在此任职期间收集翻译的。
他还创作了《布达拉宫辞》,有人说:中国最好的诗有三首:《琵琶行》、《圆圆曲》、《布达拉宫辞》。
1968年,时任四川大学教授的他,被打死

 

3月26

      早晨,天气极好,在宾馆边上的早餐铺,我要了一个包子,一碗酥油茶,还有几个孩子背着书包也在早餐,他们腼腆地看着我,微笑着,吃完后到路边打的上学——这不禁让我颇为惊奇:他们都是打的上学,当然,一个车里面装的不止是一个孩子,而是几个孩子一起。但是,这也说明他们的生活是得到极大的改善了。

 

 

我们一行人在早餐后接着前行。

路两旁,开满了白色的梨花。

而路旁的山寨,也极安静,大山似乎也未醒来。

坐在前面的小桃花忽然说:这里有一条梨花小路,我们下车看看吧。 

司机把车停下,我在车内的确也看到了路两旁盛开的梨花,在蔚蓝的天空下,梨花显得极其皎洁。 

 

 

走在小路上,忽然看见有老人在地里耕作。而我在看来,山里的老人,也像山里的“植物”,根扎在土地里,枝叶向天穹伸展,春天绽放,夏天成长,秋天收获,冬天凋零。 

老人正在修剪一棵樱桃树,很细心很细心,我在旁边仔细观看,他看了看我,说:这棵樱桃树病了…… 

然后看看满地的落花,我的心,莫名地疼了一下。 

老人说,他们150年前就迁居于此,到现在已经七代了,老家是从山西来。我问他山西哪里,他也说不清。

在他的脸上,都是祥和,手里拿着白菜的种子。他的年老的妻子在地里劳作,房子前后都是白的梨花和红的桃花。老人说:你们晚了一周,一周前,这里到处都是花,满满的,哪儿都是。

甲居藏寨的老板娘

傍晚时,我们到了甲居藏寨,入住一个叫郎太的民宿,他和他的妻子到了停车场接我们上来,我一边走一边看,有禾苗有野花,有古木有流泉,走在田梗上的感觉实在美妙。领队先前说这个藏寨的卫生条件可能不好,可是进了房间,才发现被褥是如此的洁白,他们的厨房竟然好像没有使用过一样。

晚饭后,大家一起跳起了锅庄舞,同行三个女生极有音乐天赋,她们和藏民一起翩翩起舞,我则在脑中思忖着诗句。 

戊戌二月初十,至金川县赏梨花,山花半残矣:
路遥风共霜
陌上意何长
残雪翻云海
新枝分日光
溪头依客枕
竹里问禅房
缓缓寒波去
梨花溢晚香
 

有人给我留言:花,一开一落都是好颜色;诗,一行一字都是书卷气。

     可以安卧矣。

编辑   清泉

 
 
[ ]  [ 告诉好友]  [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