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之旅» 正文
 
 

蔚州城:一座穿越历史风尘的千年古城 (图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16 16:45:09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摘要:文化的发展,充满着艰辛,承载着责任。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从历史文化中汲取建设美好社会的精神营养,是时代的要求、社会的需要。张家口地域辽阔,历史悠久,文化厚重。自今日起,本版特开设“名城古镇行”栏目,我们将力求用朴实的文字、鲜活的镜头去探寻张家口多彩独特的文化遗存:历尽沧桑的古长城、悠远凝重的古商道,还有惊世的古战场、厚重的古城堡、各异的古寺庙、独特的古戏楼、特色的古民居……它们背后的故事,或耳熟能详,或鲜为人知,让我们一同走进张家口的名城古镇,一同


一座城就是一本书,一本用几千年时光历练出来的经典之作

文化的发展,充满着艰辛,承载着责任。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从历史文化中汲取建设美好社会的精神营养,是时代的要求、社会的需要。张家口地域辽阔,历史悠久,文化厚重。自今日起,本版特开设“名城古镇行”栏目,我们将力求用朴实的文字、鲜活的镜头去探寻张家口多彩独特的文化遗存:历尽沧桑的古长城、悠远凝重的古商道,还有惊世的古战场、厚重的古城堡、各异的古寺庙、独特的古戏楼、特色的古民居……它们背后的故事,或耳熟能详,或鲜为人知,让我们一同走进张家口的名城古镇,一同去重温,去感知……

张家口新闻网 记者 郝莹玉 通讯员 安海

蔚州,是一座有气质的城。

它有着一种深邃的、悠远的、古朴的、世俗的气息,就像是我们的老祖母,在满脸的褶皱里爬满了一种叫做沧桑的东西,而目光中氤氲的则是一种历尽沧桑后的淡定和豁达。

蔚州城,始建于北周大象二年(公元580年),至今已有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一千多年以来,城池有过多次修葺,尤其是明朝洪武年间经过蔚州卫指挥史周房的大规模重建,使古城建设有了一次质的飞跃,成为一座当之无愧的边防“铁城”,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发挥了极其重要的军事防御作用。现在,蔚州古城虽然在历史的行进中有不少损毁,但依然保持了明初的格局和规模,保留着众多的明清古建筑。那一座座古寺庙、一个个明清古宅院、一段段古城墙、一条条古街巷……都在无言地倾诉着这座古城虽历经千年风尘依然力度不减的独特魅力。

蔚州是座兔跑城

在蔚县民间,有两个代代口耳相传的说法,一个是“蔚州是座兔跑城”,还有一个是“拆了代王城,建起蔚州城”。这两种说法都是有关蔚州古城来历的。

蔚县这个地方,古称“代”,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夏商时期,《寰宇记》曰:“代地本翟、姜姓之国,周末强大,在七国之前称王。”相较于“代”,蔚州的历史要短了些,在北周静帝大象元年(公元579年)才始置蔚州,并在第二年建了蔚州城。到底当时的蔚州城是一个什么模样,多大规模,史料上没有任何记载,连《蔚州志·城池篇》也遗憾地称“惜乎记载缺如,莫得其本末而记之也。”

在蔚县民间关于蔚州城的来历却有上述两种说法。“兔跑城”是说历史上修建蔚州城时,建造官员虽然选择好飞狐峪以北、壶流河南岸的台地作为城址,但却苦于没有一个具体完善的城池规模建置图。一天,大雪初霁,野外一片银装素裹,官员策马扬鞭,忽看到前面有一只肥硕的野兔,正欲抽弓搭箭之时,那兔子却奋蹄便跑,官员自是紧追不舍。没想到野兔跑了一圈又回到原地,倏忽不见了,雪地上只留下兔子奔跑的一圈足印。官员审视后心有所悟,一幅城建图即刻了然于心。这蔚州城据说就是根据野兔奔跑的路线圈定的。这种说法自然是一种民间传说,说到底也就是有人针对蔚州古城整体呈不规则形状而演绎出的故事罢了。实际上,蔚州古城不规则的形状正是城池建造者根据壶流河南岸不规则、不平整的独特地理位置因地制宜随物赋形的结果。

蔚县代王城

“拆了代王城,建起蔚州城。”一说倒比较接近建城的缘由。主要是因为建造蔚州城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尤其是城砖,更是需求量很大,而代王城已成弃城,正好可弥补修建蔚州城建筑材料的不足。至于为什么要摒弃代王城,再修建一座蔚州城,或许有所谓“代王城旺气消逝,且西移”的风水方面的原因,但并不是主要的原因,恐怕还是出于军事与防洪的需要。稍微熟悉蔚州地理的人大都会发现,代王城所处的位置其实正在蔚州盆地的中心,这也是当初代王城选址的一个重要原因。位于地理中心位置的好处自然是不少的,但这样的地理位置在军事上却并不占据有利的地位,而且又处于河网密集的所在,遭受洪灾是常有的事。而蔚州城虽然明显偏于西部,但地理上却位于壶流河南岸的台地之上,可免于洪灾,加之又扼控于太行八陉之一的飞狐峪北,其军事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雄壮甲于诸边的铁城

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蔚州古城,是明洪武五年在原有蔚州城的基础上经过八年时间重新修建而成的。当时的蔚州城经过元末的战争,已是一派萧条衰败的景象:“道尽暴骼,满目纵横,廛肆凋敝,粟竭财殚,物情汹汹。”新任的蔚州卫指挥史周房通过三年的治理和休养生息,使古老的蔚州城又恢复了往日的繁荣景象。这时,出于军事的考虑,重新修建蔚州城已迫在眉睫。

蔚州,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它位于蒙古高原向华北平原过渡的二级台地之上、内外长城之间,西有雁门关,东有紫荆关和倒马关,北面则紧挨着明代“九边”的宣府和大同,“襟带桑干,表里紫荆”“京师之肘腋,宣大之喉襟”历来为临边用武之地。明朝初期,残元势力屡次侵扰。而当时的蔚州城,虽在明洪武五年由德庆侯廖允中开挖城壕,辟土为城,做过不少修葺,但仍然城低池浅,远不能适应防御的需要。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蔚州卫指挥使周房决定大规模重修蔚州城。从明洪武十年到洪武十二年,又经过两年多的修建,终于使蔚州城旧貌换新颜,成为一座雄壮甲于诸边的铁城。

新建的蔚州城,周长七里十三步,城墙底宽四丈,顶宽二丈五尺,高三丈五尺,上垒雉堞,高六尺,有垛口一千一百多个。城墙为不规则的多边形,开东、南、西三门。东门为安定门,上建景阳楼;南门为景仙门,上建万山楼,西门为清远门,上建广运楼。北边无城门,在城墙上建有玉皇阁。城四角各建有角楼一座,城墙外筑马面二十二个,在马面和两个凸出城墙的拐角上共建敌楼二十四座,为三楹三级。三座城门之外均建有瓮城,瓮城外又建二级瓮城,东西二座瓮城共设水门四座。三门外各设吊桥,连通城里城外。吊桥下护城河七丈多宽,三丈三尺深,分东西两路注入壶流河。出瓮城,过吊桥,在东、南、西城门外各建关城一座,与古城遥相呼应,形成较为完备的军事防御体系。

正是因为建城更多是出于军事防御的作用,所以蔚州城在形制上比较独特,有异于一般城池方正端庄的形制。首先是整体形状的不规则,这完全是出于城址地理因素的考量。其次是城内没有贯穿南北、东西的中轴线。从南城门进城后,南北大街一直向北,但在穿过鼓楼后一百六十多米就结束了,这段街距仅是蔚州城南北距离的一半多。北城墙上的玉皇阁其朝向也不是正南,而是稍微偏东,通往玉皇阁的道路也并不是正南北方向。而东城门与西城门也并不在一条轴线上,而偏离了一百多米的距离。这样的形制完全是出于御敌的需要。正是由于这样的形制,使得蔚州城内的街巷缺乏标志性,这样就极易使攻破城池者或刺探军情者入城之后迅速迷失方向,这对于那些以抢掠为目的、不愿在城中逗留过长时间的游牧民族骑兵有着极强的迷惑性。

蔚州城在历史上正是以这样的独特的形制,成为一座边防当之无愧的铁城,发挥了极其重要的军事防御作用。

魅力无限的文化遗存

蔚州城在明清两代经过了多次修葺,至今虽然多有损毁,但仍保持了基本的面貌,并留存了大量的文物古迹。2013年,国务院核定公布了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蔚县境内新增项目就达12处,另有1处与现有“国保”单位合并。使得蔚县以21处“国保”单位成为全国第一“国保”文物大县。而在这21处全国文物保护单位中,位于蔚州古城的就有南安寺塔、玉皇阁、真武庙、灵岩寺、常平仓等9处。

除这些国家文物保护单位外,在古城内还分布着众多的古寺庙、古戏楼、古民居、古街巷……如果你漫步在古老的蔚州城内,一定会感受到那种穿越历史风尘的浓郁的文化气息。

玉皇阁

玉皇阁,又称靖边楼,位于蔚州古城北城墙上,“明三暗二”格局,歇山琉璃瓦顶,有木柱三十六根支撑,建筑宏伟,气势非凡。大殿内塑有玉皇大帝塑像,墙壁上的壁画至今保存完好。玉皇阁现存多块明清修缮的石碑,尤其是一块天仙子词碑备受后人推崇。上面镌刻着明嘉靖二十三年山西布政使司右参议、进士苏志皋奉命赴蔚州征摧粮饷时登上玉皇阁有感而发创作的一首词:“青帝祠前赤帝祠,步虚声里梦回时,羽轮归去鹤书迟。山吐月、水平堤,冷冷玉露湿仙衣。”

南安寺塔

南安寺塔,位于蔚州古城南门西侧,是一座始建于北魏,重修于辽代的八面十三级实心密檐砖塔,塔由塔基、塔座、塔身、塔刹四部分组成。塔整体造型优美,塔身高竣,拔地而起,规格严谨的须弥座,雕刻精美的塔身,紧密相叠的十三层密檐,巨大精美的塔刹,相互间构成了轻重、长短、疏密相间有序的艺术形象,在建筑艺术上收到浑然一体清秀挺拔的艺术效果。南安寺塔下存有地宫一座,内藏多件珍贵文物,2011年地宫被盗,后案破追回文物一百多件,这些文物后来被存放于新建的蔚州博物馆内……

蔚州古城内除上述珍贵的国家文物保护单位外,还有诸如魏象枢故居、郝家大院等多个保存较为完好的民清古宅院,有文蔚书院等文化遗存。这些历经劫难保存至今的古文化遗存,是蔚州先民勤劳智慧的结晶,也是祖先们传递给我们的文化密码,值得我们用心去认真解读。

异彩纷呈的民俗文化

蔚州这片土地,战争年代,是兵家必争的军事要地,而和平时期,却又是连通华北平原与塞上大漠的一条重要的商道,也可以说蔚州是张库商道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样重要的军事与经济地位,使得蔚州这片土地能够成为多种文化碰撞相交融合升华的地方。

蔚县代王城三面古戏楼

文化实际上是一个动态的概念,中华文化之所以能够穿越几千年的文明史而依然久盛不衰,就是因为中华文化的包容性、融合性、扬弃性。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得蔚州这片土地成为文化交融的沃土。战争,实际上也是一种交融,是以铁与血的硬性代价完成的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交汇融合。与战争相比,经济的交流要温和得多,而其对于文化的交汇融合所起的作用甚至要比战争更大。异彩纷呈的蔚州民俗文化正是在这种军事与经济背景下交融、萌芽、产生、繁盛。


蔚县剪纸

蔚州窗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它是蔚州众多民间艺术家们经过代代的探索,在原有刺绣花样等的基础上,吸引了武强以及杨柳青木版年画的特点创立的一种以阴刻为主、阳刻为辅的点彩剪纸。经过王老赏等多代剪纸艺人的努力,目前已发展成为一种较为成熟的民间艺术。而蔚州古城作为蔚州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蔚州剪纸艺术发韧发展的重要源地。

蔚县民俗打树花

蔚州城还有一项奇绝的民俗活动---打树花。现在人们提起打树花,往往与暖泉联系在一起,事实上,打树花在蔚州多地都有过,尤其是在蔚州古城的西关,几十年前每年正月都打树花,后来只是由于西城门及城墙被拆毁,打树花失去了表演的场地才无奈停止。


蔚县秧歌

蔚州的年俗文化也异常精彩。“到蔚州过大年”如今已成为许多外地人春节的首选,也成为蔚州当地响当当的一个文化品牌。而蔚州古城便是年节民俗文化的活动中心,从大年初三开始,会举办鼓楼除夕祈福夜、玉皇阁大庙会、徒步古城游百病、常平仓填仓节、蔚州署引龙节等系列特色节庆活动。年节期间,蔚县传统的社火也将进行多次表演。如果你到蔚州来,不仅可以品味蔚州多种独特的民间小吃,还可以全方位地欣赏到蔚州的传统年俗文化,领略蔚州这片土地厚重、大气、独特的文化魅力。

蔚州古城,这座穿越历史风尘依然魅力无限的千年古城,以其独特的建筑艺术、丰富的历史遗存、异彩纷呈的民俗文化、淳朴热情的民风,在当代依然熠熠生辉,是京西一颗耀眼的文化明珠

 
 
[ ]  [ 告诉好友]  [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